大贪官李真覆灭记———来自中央纪委的特别报道

发布日期:2007-08-28 15:39:23.0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作者:jjw

 

 

  公元20031113日,大贪官李真被执行死刑,从而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一个丑恶的灵魂,在叩开地狱之门的同时,也在昭示世人:腐败之路就是死亡之路!

 

  峥嵘岁月,艰苦征程。一部以尺计厚的卷宗,凝结着专案组同志们的艰辛汗水,记录着正义战胜邪恶的大较量,洋溢着党内决不允许腐败分子藏身的正气歌。

 

  2000223日,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研究决定,组成“2·23”专案组,对李真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调查。经过两年多的深挖细查,斗智斗勇,冲破重重阻力,终于使李真这个腐败分子原形毕露。而李真案的彻查,还带出了其他47起党政领导干部、企业领导人的违纪违法案件,其中涉及厅局级干部8人,包括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驻京办事处主任王福友、河北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杨益铭、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原副主任吴庆五、石家庄市原市长张二辰、河北省建委原副主任李山林、河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张健、河北省国税局原副局长潘景山等。

 

  霹雳出击:中央纪委迎难而上

 

  查处李真受贿贪污案件是一个先扫外围再攻坚、“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步步深入的过程。

 

  李真年龄不大,级别却不低,年仅36岁时,就已经是河北省国税局的局长了,可谓权倾一时。他在河北省甚至在周边省市也是颇有名气,是响当当的重量级人物。

 

   李真,19625月出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市的一个普通干部家庭,1981年大专毕业,先后在张家口地区果树场、张家口市油漆厂工作。李真深知自己的这种“凡人”背景起点太低了,对以后“升官发财”没有什么帮助,于是杜撰了一份“绚丽”的履历:自己的养父是一名老将军,而学历也成了硕士。为了提高自己的“级别”,他将一个正科级的油漆厂改为正处级,自己则摇身一变成了正科级秘书。为加重自己的“分量”,李真还拼造自己与中央领导同志的合影,招摇撞骗。靠着上窜下跳之功,李真于199011月为河北省一主要领导同志当秘书,后任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主要领导秘书;199512月任河北省国税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19977月任局长,19984月任党组书记、局长。李真从1990年到1996年的六年时间里,连升数级,几乎是一年升一级,难怪有人评说李真是“坐着火箭上升的干部”。

 

   随着政治上的暴发,握有大权的李真私欲极度膨胀,忘乎所以,作风霸道。他以河北官场上的“特殊人物”自居,留下了斑斑丑态恶迹———李真在外吃饭有一个习惯,向桌上众人敬酒,大家都要起立表示恭敬。一次席间某局一副局长初来乍到,不识“规矩”,未起身与李真对饮,李真便大为“光火”,饭后马上给市委领导打电话,责令将此人撤职。为息事宁人,该副局长在市委领导的陪同下,两次到李真家赔礼道歉。???? 还有一次,李真到某市考察,正巧该市领导在开会,只好让李真在宾馆稍候,李真起身就走,并大骂:“这不是你们求我要‘官’的时候了。”该市领导听后,立刻中断会议,去追李真,造成李真的车在前面跑,该市市委等四套班子的车队在后“尾”随的“浩荡”场面。

 

  李真到河北省国税局后,觉得分管财务的一个副局长在自己“花销”报帐方面碍手碍脚,没多久,就将自己的亲信安插在副局长的“座位”上,并将那位“不识眼色”的副局长“分流”了。而此刻的李真花起公款来,更加肆无忌惮。据说,他仅买“五粮液”酒一次就花了几十万元,并顺利地在单位报了帐。

  李真狂妄自大和腐败行径影响恶劣,关于他的问题,各种举报也不时地摆在中央纪委领导的案头。1995年,中央纪委接到举报:226日,李真的前妻杨某要到新加坡移民,并携有巨额赃款。当时的李真在河北地面上可谓权倾一时,炙手可热,马上就有“热心”人给他通风报信,说中央纪委正在查他。而河北省的一位重量级人物因为有人敢告他的“爱将”而大发雷霆:“告李真就是告我!”并亲自给中央写信打保票:“李真没问题。”同年9月,该领导还向中央纪委递交了一份所谓的调查报告,证明李真的“清白”!

 

  1998年,又有人举报李真的问题,秘密调查组进驻河北没多久,就被李真布下的“耳目”发现了。他调动关系从各方面加以阻挠,订立攻守同盟,统一口径,调查组只好暂时中止调查。

 

1999318日,有关部门在天津蓟县抓到张家口烟案的主犯李国庭。根据掌握的情况,认为此案可能涉及深层次的问题,烟案可能与李真有关联,此案被列为中央纪委重点过问案件。中央纪委领导批示:要注意挖掘深层次的问题。

 

  恰在此时又有人举报李真,反映李真曾经在北京一购物中心用“韩叙”名字的信用卡买过大衣,还收过高碑店电力局局长一把价值近4万元的按摩椅。线索虽然有价值,但证据不充分,中央纪委的同志总结前两次经验,在未取到扎实充分的证据之前决不打草惊蛇。决定首先把李真收受他人信用卡问题作为突破口,在不惊动当事人情况下,中央纪委的同志在北京市朝阳区纪委的配合下,冒着炎炎酷暑,在北京一家商场的“后库”里,埋头苦“挖”了一周,终于在数以万计的帐单中,查实了李真收受他人2张信用卡并消费10万余元的问题。

 

  那是在1994年初,时任河北省省委办公厅秘书的李真对他的一个“铁哥们”东租冀办老总张某说,我在北京请客、吃饭用现金很不方便,你看能否在你下属单位给我办张卡。随后李真给了张某一张名为“韩叙”的身份证,但照片、地址都是李真的,李真说是为了防止在北京办事暴露身份。正因为李真办理信用卡用的是假名字,给以后办案人员查实他用信用卡消费的问题设置了人为的障碍。张某让其弟以一电子公司总经理助理为名,为李真办了一张信用卡。到1999年初,李真用此卡共消费人民币9.95万元。19993月,李真将卡还给张某,同年的9月,李真得知纪检监察机关调查此卡时,马上将张某的弟弟找到他家,说“公司的卡,把钱还给你们就是了,当时我就不该办这张卡,我不就是用了你们点钱吗?”“你叫财务给我打一张收据,把时间往前写。”说着退给张某人民币10万元,并让张将收款日期提前到3月,造成退卡即还钱的假象。“到嘴的肥肉又吐出来”,毕竟心有不甘,李真骂咧咧地说,“妈的,有小人整我,要加小心。”

 

  在这次行动中,中央纪委初核组还发现了李真收受1套价值近4万元的高档按摩椅的扎实证据。与此同时,加大对在押犯罪嫌疑人、张家口烟厂原厂长李国庭的审讯力度,加强了对重要知情人的思想教育工作,促使他们分别交待了李真收受李国庭5万美元贿赂问题。???? 情况是这样的———在199412月,李真任河北省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期间,张家口市烟厂厂长李国庭(另案处理)为了感谢李真帮助自己缓和与有关领导之间的关系,并取得李真在政治上的支持和帮助,以资助李真前妻出国留学为由,送给李真美金5万元。

 

  李真虽不过是一名正厅级干部,但利用其曾担任过省委办公厅秘书、副主任的身份,为自己安插了一伙政治上的同盟,结成既得利益集团。因此,查办李真案是十分艰难的。对李真的问题进行初步核查时,刚掌握李真一些违纪违法问题的事实和证据,就有人给李真通风报信,泄露案情,并为其出谋划策,订立攻守同盟;有人以所谓河北历史上的派性斗争为由,把查办李真案说成是政治上的宗派斗争,并向中央写信,说专案组偏听偏信,故意整人,企图混淆视听,把水搅浑;或以影响经济发展,影响干部队伍稳定等问题干扰案件查办工作,以派性斗争干扰反腐败斗争。

 

  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对李真案很重视,中央纪委先后派出10余名办案同志,并从江苏、山西、北京、天津等省市抽调20多名办案骨干,会同检察机关及有关部门组成阵容强大的专案组。为了有效地排除干扰,河北省检察院采取指定管辖,交叉办案,异地关押的措施,既排除干扰,又明确责任,有效地加快了办案进度,保证了办案质量。

 

  找“宝”行动:从外围固定证据

 

  2001229日,中央纪委得知李真要到北京来“活动”,果断决定对其实施“两规”,不给其反扑的机会。31日下午,省委领导打电话给李真,通知他到省委开会。情知不妙的李真决定先打电话给一个女大仙,占卜吉凶。自知前途凶险的李真,曾多次找这位大仙算卦,预测吉凶,女大仙说他会有“牢狱之灾”。没想到这次女大仙却肯定地说,“没问题,你去吧。”被麻痹的李真果然侥幸赴会。事后李真交待:“如果女大仙说此去凶险,我早就跑了。”李真在此之前,已经作了充分的准备,大部分钱物已转移到香港,他常坐的汽车后备箱里早就备好了出逃的必须用品。虽然大仙说他此次无事,李真还是不放心地分别给前妻杨某、情人李某打电话,说他要出事了,让他们快跑。

 

  兵贵神速。专案组在“两规”李真的同时,多方行动,迅速控制涉嫌行贿的关键人物。32日抓到正准备逃跑的张铁桥,两天后,抓到了已跑到镇江的卢鹰,35日拘留孙长春......

 

   由于中央纪委前期工作做得扎实、细致,外围证据确凿,不到一个月,检察机关即报请河北省人大常委会许可,对李真转捕。

 

  李真转捕后,专案组为扩大战果,分头出击,从多方面寻找李真问题的突破口。而李真被转捕的消息一公布,原以为此次行动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走过场”的知情人,看到中央纪委此次是动真格的,纷纷站出来,揭发李真的问题。4月5日,一知情人向专案组提供了重要线索———23张赃款、赃物的照片。专案组人员初步估计这些赃款、赃物价值700多万元。

 

  700多万元的珠宝在李真家里根本没找到,照片上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有,这么多的值钱物品又藏到哪里了呢?专案组经过研究,决定成立“找宝小组”,展开名为“芝麻行动”的寻宝工作。首先进入“找宝小组”视线的是李真的秘书李某,经过一番交锋,办案同志终于在李某家的房梁上找到了李真转移的16万元的现金和名为韩叙的假身份证。

 

  原来,19977月,李真要出国访问,为防止已与自己离婚的前妻杨某到家里乱翻,遂将贵重物品、钱、存折分装进两个密码箱中,寄放在一女同志处,李真当时还不无得意地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成想,“聪明反被聪明误”,此女怕李真是用空箱子蒙骗她,所以当李真一离开河北,她就开车到蓟县找到一个开锁的师傅,将保险箱打开,发现里面都是值钱东西,初步估算有700多万元,于是就拍了23张照片,后此人将照片交给李真,李真还不太放心,又找到省领导,解释说自己有一个保险箱被人打开了,诡辩说是自己前妻存在他那里的。没成想,这个知情人偷偷地将照片复制了一份,保存了起来,看到李真被逮捕的消息,认为中纪委动真格的,就主动将照片送到专案组。

 

  5月初,专案组循着已获得的线索,对李真的姐夫采取措施。张健慑于政策和法律的威力,只好交出一只箱子,里边的东西虽已被打乱,有三件是照片上的原物,箱子也与照片上的一样,初步证明照片是真的。在新加坡国际刑警组织的协助下,李真以杨某名义存在新加坡有关银行的赃款得以确认。司法机关公务人员也顺利地从新加坡取回41.6万美元。

 

  在正面较量之初,自恃有靠山和高智商的李真曾108天拒不承认自己有问题,而且口气十分傲慢:“你把谁谁找来,我不跟你谈”,并多次对同他谈话的同志讲,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其实正如他后来交待的那样,“当时自己心存侥幸,幻想我在里面一顶,在外面的关系网一侧应,恶运就能过去,事情也就扛过去了。”

 

  经过几个月的扎实取证,办案人员心中已经有底了,即使李真不交待,证据面前他也会低头的。2001617日,当办案人员将那23张照片扔到桌子上的时候,李真心慌了。这时办案同志向李真抛出了重磅“炮弹”:“李真你出境转移赃款乘的是哪班飞机我都知道。”曾经“镇静自若”的李真一下子被炸晕了,心理防线开始崩溃,专案组同志“步步紧逼”,并加大政策攻心的力度,就这样,在政策和法律的强大威力之下,在铁的事实和确凿的证据面前,“铁嘴钢牙”的李真彻底“崩盘”,受贿贪污的罪恶故事开始从他嘴里象挤牙膏一样,不断地“吐”了出来———

 

  钱能通神:“土老冒”成有魄力之人

 

  李真利用自己“河北第一秘”的特殊身分,对河北的事务指手画脚。他曾在不同的场合说,时任石家庄市副市长的张二辰是个“支部书记”,“土老冒”。闻听此言的张二辰,惶惶乎不可终日,担心当时号称是河北省“二书记”的李真,在领导面前说自己的坏话,断送自己的政治前程,略加思索后,张二辰不敢怠慢,马上寻机与李真联络感情,1994年七八月间,李真出国回来,张二辰跑到李真那里,“嗔怪”道:“你出国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准备些费用。”没过几天,张二辰即把一万港币以“下次出国再用”的名义送来了。紧接着,张二辰又以李真母亲身体不好买补品、给李真儿子压岁钱等为由,给李真送了2.6万元。张二辰事后说,“我给李真送钱不是想让他为我办成什么事,但至少别坏我的事。送钱以后,我们俩的关系也融洽了,交往也多了。”事实上,张二辰的钱也的确没有白花,在提拔他当石家庄市市长时,李真讲了“土老冒”不少好话:“张二辰有魄力,石家庄只有他了。”就这样,张二辰也顺“理”成了石家庄市市长。

 

  前面提到的那个给李真买按摩椅的孙长春,原来不过是高碑店电力局局长。自从傍上李真后,也是突飞猛进地“进步”———先到涞水县任副县长,后李真又专门打招呼,把孙长春从经济相对欠发达的涞水县调到望都任常务副县长。

 

  同时,李真也有进项:1997年春节前夕,李真在北京赛特购物中心看到一把价值近4万元的按摩椅,自己不舍得掏钱,就打电话让孙长春到北京来提货。而孙长春也终于盼到了巴结领导的机会,心中暗喜,“像李真那么大的官,买东西的时候能想到我这么个小人物,是瞧得起我!”乐颠颠地从河北赶到北京,将货办好后,极为周到地送到李真家。于是以后逢年过节又送酒,又送钱,更加深了同李真的关系。

 

  2000年初,李真听到中央纪委在查他的风声后,与孙长春订立攻守同盟,让孙长春说按摩椅是通过别人带给李真的,并且已经给了钱了。而孙长春初到专案组时,也确实是按照李真交待的说的,妄图蒙混过关。

 

  致富有道:工程回扣不能漏

 

  利用职权操纵工程承发包,是李真捞钱的另一主渠道。据查:李真想让南京二建承建石家庄国税局办公楼工程,而此时,石家庄市国税局已与省内的一家公司签了合同。李真为将此事推倒重来,找出的理由却很堂皇,“你们局大楼工程施工队的确定,为什么要以议标的形式,这样做往往容易出问题,应当以公开招投标的方式确定施工队,你们要让南京某建参与进来。”并警告说,“不要在里面搞什么名堂,否则我就查查你们!”

 

  而按李真“旨意”搞的这次招投标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为保证南京某建顺利中标,石家庄国税局领导事先与招投标委员会的评委打招呼,评委们也心照不宣地给南京某建打了高分。南京某建中标后,李真在香港的银行账户上很快就有了五万美元的进项。

 

  1998年初,廊坊市国税局准备建培训中心,李真的情人李某马上吹开了枕边风:“此项目要给省某建作,如果按投资数6%提取中介费,能挣几百万。”在利益和情人的催化下,李真对廊坊国税局长讲,“上面有人多次介绍省某建干我们国税局的项目,而且听说他们在秦皇岛做的几个项目质量不错,我把它介绍给你们,让他们参加投标。”李真虽未明确表示,但他的部下则认为“推荐”不过是用词方式,实际上已经指定了单位,于是省某建便“顺利”中标。紧接着李真便以借款的名义,从该公司提了50万元,此时已经是1999年了,当时查他的风声正紧。

 

  现在,让我们再说说李真与北京市个体老板王某的权钱交易史吧。

 

  19955月至199812月,李真在任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和河北省国税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先后4次收受王某人民币305万元。

 

  199510月份,听说河北某市百货大楼要重新装修的消息,北京的王某便按捺不住发财的欲望,想为此工程牵线搭桥,自己从中捞一把。他于是想起了李真,便通过夫人找到李真,李真也很爽快地答应下来了,并同该市有关领导打招呼,介绍将该市百货大楼集团公司1000万元的装修工程交给北京建筑工程装修公司。199656月份施工结束后,王某送给李真人民币15万元。

 

  有了第一次,就不愁第二次,这不,造价3500万元的河北省国税局培训中心工程又落到王某手里。199689月份,李真将河北省国家税务局北戴河培训中心工程交给王某联系的施工单位,两人商定按工程造价的6%提取好处费,各得一半。王某按事先商定从施工公司提取中介费人民币170万元,送给李真人民币75万元。

 

  尝到甜头的李真一发不可收拾,应王某之托,他又给衡水市国家税务局局长打电话,将衡水市国家税务局培训中心人民币1500万元的工程交给某工程建设总局承建。1999年初,李真在香港银行的帐户上又增加了45万元。

 

  北京市秦某是李真“发财致富”路上的又一“黄金搭档”。

 

  1994年初,李真任河北省省委办公厅秘书期间,应秦某请托,借款172万美元。为感谢李真,1994326日,送给李真人民币50万元。

 

  1996年初,李真任河北省国家税务局副局长期间,应秦某之托,将河北省税务系统1800万元的税务数据采集器项目交给深圳一电子有限公司。项目完工后,该公司经理为赞助秦某拍电视剧和感谢李真帮忙,先后汇入秦某指定的帐户上人民币136.5万元和63万元。

 

  机关算尽:官商勾结好发财

 

  总是伸手向别人要钱,李真觉得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安全性、稳定性都没有“保障”。于是他决定走官商勾结、利益均占的“朋友”之路。李真选择了张某和吴庆五作他的“商业伙伴”。

 

  李真与吴庆五的“历史渊源”很深。1990年下半年,李真到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与吴庆五同为秘书,自然交往的就多一些,且吴庆五是外省人,李真私下里给他透露了许多河北省“内情”,且他们对河北政界和经济界问题的看法、观点也完全一致,慢慢地就走到了一起。

 

  1992年初,正在事业处于上升之势的时候,吴庆五提出要下海经商,并说在仕途上已经这么多年了,体现了应有的价值,打算在另外一番天地里施展自己的才华。还向李真承诺:“我离开后,由你接替我的位置,今后,在另一番天地里,我要为你们服务,你们的需要,就是我的需要。”

 

  而事情正是向着吴庆五说的方向发展的。在吴庆五的力荐下,李真顺利地接替了吴庆五的位置———给省里主要领导当秘书。下海经商的吴庆五失去了秘书之职,也就失去了光环,在很多方面都玩不转,过去围着他转的人,对他也失去了往日的热情,落魄的他,只有找李真了。而李真的秘书一职是吴庆五让给他的,心存感激的李真,与吴庆五便开始踏上了狼狈为奸,官商勾结的“双赢”之路。

 

  李真在给省里领导作秘书期间,认识了东租冀办的老总张某,并通过做工作扭转了省领导对张某的不良看法。李真在北京联系工作、私人用钱等不方便报销的,都让张某给“处理”了,与张的关系也越走越近了。

 

  1993年,张某因涉嫌挪用公款360万元被石家庄检察院刑事拘留后,李真与吴庆五为之多方活动,并利用当秘书的便利,将打好的文件直接送呈省领导,找出理由让领导签字,以省委领导的名义为张某说话,不但将张某放了,而且还官复原职。

 

  给张某出了力的李真不失时机地说,“我经常去北京,没有车很不方便。”张也很识趣,“你说什么牌子的,我给你弄一辆,”“就凌志400吧。”不久张某花了62万元给李买了辆车。

 

  而李真因为这辆车屡屡被举报,为消除影响,1995年底,将车卖给河北大野集团的卢鹰,而卢鹰明知该车当时的市场价不过是45万元,碍于李真是领导的秘书,自己一个外地人在石家庄搞项目早晚得用李真,所以按李真说的62万元成交了。

 

  之后,李真与吴庆五、张某经常在一起设想他们的合作“蓝图”,“我在官场、你在国企、他在商场,各有优势。今后相互配合好,你们要把钱越赚越多,我要把官越作越大,我需要钱找你们,你们在官场有什么事,由我来帮你们办。我在官场步步高升,你们在商场就会越挣越多。”

 

  而逃脱“牢狱之灾”的张某非但不思悔过,反而萌生了给共产党干不如给自己的哥们干的想法。当他听说河北省有50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时,便鼓动李真将这块“肥肉”拿下。

 

  李真动用各方关系还真把50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拿下了,且通过两笔调汇,“轻松”获利人民币2000余万元。

 

  为了表示昔日吴庆五“知遇”推荐的感激之情,李真告诉吴庆五:"我帮助张某搞到500万美元外汇额度,从中能赚人民币2000万元,还帮助他解决贷款5000万元人民币,你下海后有什么需要,我一定让他支持你。"吴庆五"当仁不让",随即向张某的公司"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1993128日,吴庆五又从该公司借了1000万元。

 

  2000万元,多诱人啊!可又很烫手!怎么才能"合法"地落到私人腰包?李真、张某、吴庆五可真是绞尽脑汁,伤透了脑筋!为此他们曾不辞辛苦地专程聚到北京一家大饭店密谋,商量分配方案,如何以合法的形式将2000万元从张某的公司转出去?

 

  李真与张某、吴庆五又经多次密谋,最后决定将吴庆五借的2000万元,不还给张某公司,以顶替500万美元外汇额度获利的2000万元人民币,由张某负责平帐,为确保不留把柄,张某负责将借款合同销毁。

 

  此后,吴庆五将该2000万元人民币用于个人投资经商,而李真也分得15万美元、10万元人民币和位于北京闹市区的一套价值51.6万元的商品房。

 

  1998年下半年,李国庭案发,吴庆五给张某打电话商量对策。张铁梦说:这2000万元从帐上查不出来了,但通过查银行,肯定能查出来。李真得知此事后,先后与吴庆五等人商量对策,订立攻守同盟。

 

  李真在走"官商结合"之路的同时,也开始筹划让自己的妻子经商,搞官商结合的"一家两制"。经过多方的筹划,1995年李真的妻子以经商为名,到了新加坡,后因两人家庭关系破裂,李真与前妻的官商结合的家庭"梦想"成了泡影,继而,又与情人李某将这个机制延续下来。

 

  李真自知捞取的"黑钱"太多,早晚会暴露,就玩起?quot;拆东墙,补西墙"的把戏,他把自己认为不可靠的人送的钱,或是易被发现的钱退还,白白地退了又心痛,怎么办?他决定找下一家送钱,补上这个缺口。

 

  第一个进入李真视野的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经理李某。1998年底,李真听说胡长清案件与保定国税局局长刘战旗有关联后,联想到刘曾送自己2万元人民币和4000美元的事,不禁紧张起来,立马筹钱还刘,但又舍不得掏自己的腰包,就找到李某,以换"美元"为名,拿了4000美元。

 

  紧接着,为了往香港倒钱,李真又在李某那里""4万美元,说是急用,要还别人的钱。其实李真选中李某,主要是考虑他是北京人,与河北联系少,更安全些。而李真也没有亏待李某,作为回报,李真把邢台国税局培训中心的土建工程和保定市培训中心内部装修工程给了李某。

 

  "蜘蛛自知张罗巧,网得飞花误当虫。"李真"机关算尽",但最终还是落得个身败名裂的可悲下场!

 

  太行巍巍:严惩腐败得民心

 

  开弓没有回头箭。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取证,李真一案终于得到了彻查。

 

  调查表明,李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676余万元、美金17.07万元,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李真与他人相互勾结,采取侵吞、骗取的手段,贪污公款2000万元人民币。个人已得美金15万元、人民币10万元、价值人民币51.671万元的住房一套。与他人相勾结,非法侵吞爱尔兰尼瓦利斯公司(国有)50%的股权41.58195万爱尔兰镑,秦皇岛市中兴电子有限公司(国有)571.6万元人民币,个人分得红利10万美元。

 

  深挖细查,除恶务尽。在查处李真案有重大突破的情况下,根据中央领导同志关于李真案"涉及的人和事都要追查"的指示精神,专案组在"彻查李真全案"的同时,顺藤摸瓜,深查窝案串案,陆续突破了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驻京办事处原主任王福友贪污挪用公款、受贿案,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原副主任吴庆五贪污、介绍贿赂案,河北省石家庄市原市长张二辰受贿案,河北省建委原副主任李山林受贿案等47起涉及党政领导干部、企业领导人,涉案金额高达4.5亿元的违纪违法案件。至此,李真案件查处工作可谓大获全胜。

 

  而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严重违纪案也被""了出来,程因严重违纪已于2003年8月8日被开除党籍。

 

  太行巍巍旗更艳。查处李真严重腐败案再次表明,这是反腐败斗争取得的又一重大成果,大得民心,大慰民意,用事实向世人昭示了在我们党内决不允许有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对于腐败分子,不管是谁,不论职务有多高、权力有多大,决不姑息,决不手软,都将一查到底。

 

  风正事业兴。河北省纪委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以李真案为反面教材,进一步增强党性观念,坚持立党为公,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和利益观,为人民掌好权用好权。省委决定运用李真等典型案例在全省进行一次警示教育。李真原在的河北省国税局,一方面积极配合专案组查处李真等人违纪违法案件,一方面努力抓好以税收为中心的各项工作。2001年全系统累计完成税收收入253.17亿元,超收23.75亿元,比上年增收32.42亿元,同比增长14.7%。无论是收入进度还是增长幅度,都是近年来最好的。两年来,在圆满完成收入任务的同时,还消化李真任局长期间虚收12.3亿元,使多年来积聚的矛盾基本得到解决。

 

  河北省财政厅针对专案组在查办李真等案件中,揭露出来的数千万元财政资金被挪用、贪污,造成巨大损失等问题,积极推行以依法理财、科学理财为目标,以实施部门预算、财政集中支付制度、政府采购为主线,以建立预算管理机制、支出管理机制、财政监督机制、财政发展机制为核心内容的财政改革,着眼于从制度上铲除产生腐败的土壤和条件。

 

  经过反腐倡廉斗争洗礼的燕赵大地,正踏着新时代豪迈的节拍,在抒写着现代化建设和党的建设的新篇章……